曹操出行完成10亿融资,滴滴业绩不降反增,补贴大战一触即发

09月01日

文/孙鹏越

编辑/大风

8月30日,根据相关媒体报道,曹操出行完成新一轮融资,具体金额高达数十亿元。曹操出行方面回应:“请以官方披露为准”。曹操出行并没有否认融资消息的可靠性,一时间网约车市场传言四起。

今年以来,网约车市场的动荡一直未曾停止。市场出现真空期,各大网约车平台龙争虎斗奋力开拓市场。如果曹操出行完成B轮融资消息属实,那将是2021年网约车企业首笔国内股权融资。行业人士认为不论10亿融资是真是假,都代表着曹操出行这样优质标可以吸引到投资方,有广泛的投资空间。

背靠吉利的曹操出行,准备掀起新的价格战

根据天眼查显示,曹操出行的运营主体杭州优行科技有限公司于2015年成立,2019年2月14日由曹操专车改名曹操出行。背后大股东是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占股比例超过90%以上。在此之前曹操出行有二次融资,分别是2018年1月获得10亿元投资和2018年5月的第二次投资,但未显示具体金额。

2021年8月4日,杭州优行科技有限公司(曹操出行)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约3.66 亿元增加至约4.33 亿元,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为新入股东。第一大股东吉利科技集团,持股77.33%;第二大股东浙江吉利控股公司持股15.42%,认缴出资额6672.18万元;至此吉利集团总体控股曹操出行92.75%。

可以说曹操出行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吉利集团旗下子公司,就连杭州优行科技有限公司实际董事长刘金良,都是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兼任。

对于这场融资,许多业内人士并不看好。吉利的目标明确,就是在滴滴不在的时候,快速增资备好弹药打一场价格战,将自己的市场占有量尽可能的扩大。这样一来网约车市场开历史的倒车、无序竞争、疯狂扩张,进入烧钱2.0。

作为2021年首笔国内股权融资的企业,希望曹操出行不要扩大补贴价格战。

空窗期下的网约车平台

7月初滴滴出行下架,面对出行市场巨大的蛋糕诱惑,一众网约车企业加班加点争夺市场。各种高额补贴上线,感觉像回到网约车市场诞生之初的“烧钱大战”。

根据《经济观察网》显示,7月份曹操出行环比增长32.2%,如祺出行环比增长63.7%,首汽约车环比增长40.8%,享道出行订单量环比增长23.1%,神州专车环比增长21%。增长比例好于预期。

令人意外的是,滴滴推出老客户补贴,用福利激活用户活跃度,七月份订单格外亮眼: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滴滴7月份共7.76亿订单,比上个月增长13.1%。

与滴滴为首的传统网约车平台C2C模式不同,曹操出行的B2C模式是以雇佣制为主,每个司机都是曹操出行的员工,从曹操出行中领取薪水。这样的模式固然能保证司机的个人素质,但最关键的司机收入问题,也成了曹操出行的软肋。

曹操出行旗下司机每天必须上缴所有流水收入,然后统一由曹操出行发底薪+绩效。据《电脑报》报道:曹操出行工资分为ABCD四个档位,刚入职的司机是D级一个月底薪只有1500,C到C+能拿到2500元左右的绩效工资;B到B+能拿到4000元左右的绩效工资;A到A+能拿到5000元-5600元的绩效工资。

这样一来固然保证新手司机能拿到1500的保底工资,但对于每天工作时长均在12小时以上的老司机来说,他的收入对比滴滴平台就少了接近三分之一。

不单单是曹操出行薪资结构引起争议,《太原日报》发布文章“多跑了两公里,价格几乎翻倍”,乘客质疑曹操专车的计价系统引起轩然大波:乔女士乘坐曹操专车打车优惠价26元,中途临时修改目的地,增加了2公里的距离,结算时金额却涨至48.11元,近乎两倍的价格。这让乔女士很气愤,直接投诉到客服中心。而过了一个月,客服还是没有处理这个问题。直到8月份,曹操出行才正式道歉,并退还当时多收的22元。

《太原日报》也提出批评:希望网约车平台能积极主动地解决问题,而不是只有等到消费者在媒体曝光后才去解决。

互联网巨头蠢蠢欲动

不单单是曹操出行,其他网约车企业也都有融资计划:2020年底,上汽集团孵化的享道出行完成一次3亿元的A轮融资,今年CEO吴冰表示B轮融资正在进行,预计年底宣布;而长安、东风、一汽投资的T3出行也透露即将下一轮的融资,目标是冲击300万日订单量。据《北京商报》报道,截至8月下旬,T3出行覆盖全国38家城市,注册用户超过3000万,峰值日订单超100万。

美团打车、高德打车、哈啰出行开始加大微信、抖音等互联网移动平台广告投放力度,针对司机端提供垫付服务,降低司机损失。一系列互联网传统打法,用户端司机端市场一起抓。

不管是滴滴为主的传统网约车C2C模式,还是曹操出行为主的B2C模式,所有人都在探索,谁也不知道哪家平台哪家模式可以成为主流,但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网约车平台们确实迎来扩张和超车的窗口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