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收益超过40%,万家基金李文宾谈操作思路,注重风险收益比,敢于逆势加仓

08月19日

财联社(上海,记者 韩理)讯,今年上半年,市场板块轮动频繁,而万家基金李文宾却在这变数中踏准了节奏。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8月10日,由李文宾管理的万家成长优选收益率达到了44.08%。

在谈及上半年如何获得这么高收益时,李文宾表示,自己比较谨慎,没有过分的追高。在他看来,A股是充满博弈色彩的市场。“我并不是非常执迷于核心资产能够持续上涨,今年是结构性市场,与2020年不一样的是会在不同板块之间快速轮动。”

作为成长风格的基金经理,三四月份,在市场情绪比较低迷的时候,李文宾选择陆续配置新能源汽车板块,而这一逆势操作也成为其上半年的收益的重要来源。

不过,作为一个谨慎的基金经理,在面对不断上涨的新能源的行情,李文宾表示,新能源板块中长期非常看好,但是短期还是想耐心等待一下市场的风险积累。“

回顾自己的投资生涯,李文宾用“就像在过高三”来形容自己的工作节奏。实地调研是他投资中占比很高的一部分,在调研中会不断刷新他对一家公司的认知。不过他坦言,与同行的交流并不多,大家在一起交流很容易被干扰。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想听到的跟真实情况并不是一一对应的。

以下是财联社与李文宾的部分采访实录:

谈投资策略:今年更关注风险收益比

财联社:今年的投资策略与过去比有什么不同?

李文宾:简单来说,今年投资方法和投资策略跟往年不一样,过去两年。买入并持有核心资产就ok了,今年在投资过程当中,我们对股价的风险收益比有比较高的要求。对市场认知差相对比较少、估值也比较贵的核心资产,采取的策略是超过忍受范围就不轻易加仓、不轻易追高。

同时我们会去看更多新的行业、新的细分领域的准一线公司,这些公司在过去两年市场并不是特别认可,因为过去两年,无论是从估值还是从企业的质地,都比核心资产差很多。而且核心资产本身在去年下半年之前还是处于比较低的估值水平,成长逻辑也很顺,所以资本市场并没有关注到这些新领域的公司。

这些公司其实是存在很大的研究差,我们在新的领域、新的细分行业,特别是科创板上市的公司当中挑了很多准一线的公司去做投资和研究估值。

财联社:你的投资领域主要有哪些?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特征?

李文宾:我关注的领域主要是集中在七个方面,偏消费的食品饮料、家电和消费建材,偏科技的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车、半导体、新材料和医药这四个方面,如果说用一句话来总结我的投资框架,就是寻找高质量的成长股。

它们有几个共同特点,一是这些行业的竞争格局会比较清晰;二是这些行业中能够走出具有独特竞争力的上市公司,有的行业自身很好,但是找不到能够盈利兑现的上市公司。

财联社:你怎么去定义高质量,怎么定义好公司和好股票?

李文宾:好公司一定是有非常清晰的战略规划,公司的管理层战略规划能力和战略执行能力特别强,特别是执行能力。我经常说有一个指标可以帮助我们去区分好公司和差公司,也就是在行业当中,如果出现了一些并不是特别好的发展趋势,或者整个经济出现了黑天鹅的环境之下,好公司可以脱颖而出,比如很多好公司在去年的二季度就已经实现了盈利和基本面地反转了,但是很多差公司到目前还没有回过神来。身处困境之中能否持续发展,是检验公司是不是好公司的标准。

我定义的好股票就是由盈利驱动的股价上涨,对于一些主题投资,蹭热点的公司我就不太会关注。

财联社:二季度很多基金经理在中报中表示自己的很迷茫,甚至有些基金经理投资框架也发生了改变,你的投资逻辑出现大幅波动吗?

李文宾:没有很大幅地波动,因为我们选股的标准还是来自于高质量的成长股。只是在去年的市场环境当中,核心资产的业绩成长性非常好,过去两年估值又很便宜,成长逻辑得到了市场的检验,所以它们表现会特别好。今年它们的性价比下降了,所以会看到一些更好的准一线资产。

A股市场很奇怪,有时候会看得很短,有时候又会看得很长,比如说今年的股市就会看得很短,它只看当下。A股市场看短跟看长都是在不断地轮换过程中。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还是比较喜欢那些长坡厚雪的公司。对于这些公司,估值在一个合理范围之内,虽然它每天创新高,但是我就觉得自己买得很安心。


谈上半年的操作:敢于逆势加仓

财联社:在过去半年中,你是怎么配置的?

李文宾:今年二季度我们重点配置了CXO板块,在今年的3、4月份,市场情绪比较低迷的时候,我们不断地配置新能源汽车板块。此外,还布局了军工、新材料高成长性的板块。

当时看到重仓持有的新能源汽车板块的公司基本面很好,但是股价一直在跌。我们对这个行业研究了、跟踪了非常长的时间,所以非常地笃定,也非常有信心的选择逆势加仓,这也帮助我们取得超额收益。

我们敢于在市场有分歧的时候买入高质量的成长股,是我们能获取超额收益的重要原因之一。比如今年3月份我们买入白酒,二季度买入军工板块的一些新材料的公司。

财联社:你会怎样构建自己的组合,对行业配置的上限会如何控制?

李文宾:特别看好的行业基本配置在30到40个点,不会特别极致,不想去赌一个方向,因为赌一个方向风险会非常高。相对来说,我的组合以盈利的释放节奏指标去控制构成。

比如我会分三类公司来看,一是已经开始释放盈利的行业或者上市公司,二是从目前维度来看,可能未来半年到一年会释放盈利的上市公司,三是未来三五年可能会释放盈利的上市公司。通过这三类不同的行业和公司进行组合投资,具体三类行业和公司的占比高低,取决于我们对市场的理解。


谈市场变化:短期新能源存在估值泡沫

财联社:您怎么看新能源板块?

李文宾:中长期非常看好,但是我们不会追高,会耐心等待一下市场的风险累积

财联社:未来市场出现调整的话,风险来自哪里?

李文宾:市场的调整主要来自海外的风险,也就是美国经济超预期复苏。从今年3月开始,中国出口新订单一直在往下走。这主要是反映了海外在抗疫过程中吸取去年经验,更注重社会生产力与复工复产。所以美国就业数据或者疫情数据好转,美联储一定会提前收紧流动性。

虽然美元流动性收紧对A股市场影响会比前几轮紧缩周期来的小,但A股风险偏好却可能因为过去两年累积的较多获利资金,部分个股会有非常剧烈的波动。、

目前很多对上市企业的盈利预期都是基于二季报,但这个情况有可能站在三季报出现变化。。

财联社:今年很多人认为大宗商品上涨的周期属性,你对这块的行情怎么看?

李文宾:如果纯粹是因为经济周期导向的周期股,我一般不会去买,我们很难从宏观经济维度去选择一个投资标的。

如果我们选择周期股,一定是选择这个周期股的成长属性开始慢慢占据上风的时候,通常这种时候它的需求出现了比较好的成长性。

财联社:您怎么看军工这个板块?

李文宾:我认为这个行业有很大的分歧,很多基金经理不喜欢这个行业,因为这个行业没有赚钱效应。 最根本的原因是之前军工看不到有业绩的公司,但是这个情况从2019年开始出现转变,2019年二季度我们看到订单的拐点,2020年二季度看到业绩的拐点。很多基金经理还没有认识到这个行业已经从bate到alpha转变了,一些个股有很大的预期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