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过山车

09月01日

8月25日,快手发布了截至第二季度和上半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第二季度快手收入191.4亿元,同比增长48.8%,环比增长12.46%;2021年上半年,快手营业收入361.6亿元,同比增长42.8%。

虽然收入好于预期,但亏损却也超出了预期:第二季度经调整亏损净额47.7亿元,同比扩大146.2%,环比下降3%;2021年上半年经调整亏损净额96.9亿元,同比扩大54.2%。

面对这份好坏兼而有之的财报,港股给出了并不乐观的回应。财报公布第二日,港股盘初便迅速大跌10%,收盘下跌9.16%,报于70.4港元/股。

从今年2月5日上市至今,快手的股价已从历史高点417.8港元跌至70.4港元,累积跌幅超过80%,市值蒸发将近1.5万亿港元。

1.5万亿是个什么概念?目前,美团港股市值也就1.4万亿港元左右,换句话说,快手过去这段时间直接蒸发掉了一个“美团”。

股价过山车

因此也有人评价:不愧是快手,股价起得快,跌得更快。

80%的跌幅,堪称惨烈,是恒生行业228家上市公司中年内跌幅最大的公司。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观察2021年2月份最初上市的快手,仅仅6个交易日,快手股价便创出每股417.8港元的历史最高点,市值一度高达1.74万亿港元,快手也因此跻身中国上市互联网公司的前五名,市值仅次于QQ音乐、阿里巴巴、美团和拼多多。

被冠以“短视频第一股”的快手可谓是“出道即巅峰”。

只可惜,光鲜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

资料显示,快手首次公开发行量为3.65亿股,而在其中,基石投资者认购数量1.65亿股,占比45%,锁定期为6个月,剩下55%的股份将在二级市场流通。

但在2月5日当天,成交量就已占到流通股份的60%,也就是说,有超过一半的流通股份已经转手一次。时间进入3月份,快手股价便开始走入下坡路,并一度跌破发行价。

对于体量较大的上市公司来说,每一次股份都解禁都仿佛如临大考,对快手亦是如此。到了8月5日限售股解禁的关键之日,股价放量下跌15.3%,跌破100港元关口,单日市值蒸发546.43亿港元。

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快手核心高管宿华与程一笑明确表示:“不卖”。只不过,管理层们的坚定与信心,似乎并没有将乐观情绪传染给员工。

有媒体报道了快手的持股员工由喜转悲的心路历程:“几年前有同事去了快手,股票发了两万,后来股票涨到了400港元/股还多,那时的他整天盘算着解禁后在融泽嘉园全款买一套房子。”然而现在,可能要“全款变首付”了。

成也老铁 败也老铁

快手股价呈现过山车一般的剧烈变动,与前期的过度捧高、超过合理估值不无关系。

在上市当日,股价最高触及345港元,换手率达到3.59%,成交量1.2亿股,价最高触及345港元,换手率达到3.59%,成交量1.2亿股。无论是成交量、成交额还是换手率,都堪称惊艳。而如今的二级市场,正在对其此前明显虚高的估值,进行合理回调。

同时从外部环境而言,以快手、字节、阿里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们也面临着不小的“反垄断”监管压力。

实际上,自今年以来,恒生科技指数、中国互联网指数分别跌去24.79%、36.50%。其中,腾讯、阿里、美团也分别下跌16.12%、30.27%和23.01%,较年内最高点跌去了39.04%、39.79%和50.70%。

快手身处其中,很难在低潮中做到“一枝独秀”。

不过,当我们抛开外界因素,转过头剖析快手自身时,也会发现问题不少。翻开快手的第二季度财报,会发现其用户核心增长数据,首次出现了“双降”。

第二季度中,快手日活用户为2.932亿,环比第一季度下降210万;月活用户为5.06亿,环比第一季度下降超1300万。

想当初,在快手股价被外界“看空”之时,还有不少人表示:“在业务基本面稳定的情况下,现在的股价完全低估了快手的价值,毕竟它还拥有3亿多的日活用户。”

但现在来看,这句话似乎成为快手颓势的注脚,从3.02亿到如今的2.93亿,一年时间中,快手日活用户减少了900万。

对日活用户数量的环比波动,快手联合创始人程一笑回应称,快手在第一季度的春节期间运营活动很不错,帮助公司获得了大量用户,提高了第一季度的用户基数,二季度日活用户有不到一个点的波动属于在正常范围内。

然而,流量是互联网生意永恒的主题。日活和月活用户数量的下跌,对快手而言,很难说是一个好消息。

为了提升用户活跃度,快手有多努力,全国人民都感受得到:第一季度为抢滩春节营销档期,快手豪掷116.6亿元;第二季度再次花出112.7亿元,该项支出一度占据总收入的近乎六成。

只不过,营销成本的高支出并未换来同等量级的高增长。

事实上,在我国网民规模超10亿的背景下,短视频的渗透率已经达到80%。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预计到2025年,我国互联网用户将增长至11亿。

由此可见,不论是移动互联网用户数,还是短视频渗透率,天花板已经近在眼前,从2021起用户规模增速预计将放缓至个位数。

为了应对用户增长难题,快手也试图从存量当中找增量,向一二线城市逐渐渗透。

只不过,面对强劲的竞争对手抖音,快手在一二线城市中想从抖音“虎口夺食”恐怕也不是很容易。

此外,快手本身的内容生产特点与一二线用户的需求也未必相符。

想当初,快手的一句“老铁666”,不仅让人们“看见每一种生活”,同时也依靠着下沉市场用户,让自己在互联网短视频平台立稳了脚跟。不过,对快手来说,也可谓是“成也老铁,败也老铁”。

快手所呈现的下沉市场真实生活,一二线城市用户未必感兴趣。但如果硬拉着向上拽,失去了老铁的基本盘,快手的特色与核心竞争力又在哪里?

长期主义

困境之下,曾经的“快手”已经开始打算做“慢事”。

在限售股解禁的8月6日,快手日报在其官方微信公号推送了一篇文章,用一串歌曲名称来回应惨淡的股价:《朋友》《冷静》《面对》《非理性》《震荡》《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明天会更好》, 以及更重要的,用987个“长”字提及长期主义。

首先是改善营收结构。作为拉动快手营收的三架马车,广告、直播和电商三者的营收占比渐趋改善。在2020年之前,营收中直播占大头,而广告、电商收入为辅。

(图片来源:电商在线)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了解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中,直播业务收入减少,广告取而代之,成为快手的第一收入来源。据财报显示,线上营销服务收入由2020年同期的38.89亿元增加156.2%至2021年第二季度的99.62亿元。不过,相比于抖音今年一季度的310亿元的广告收入,差距还是不小。

此外,得益于电商业务的拓展,快手其他业务收入由2020年同期的6.338亿元增加212.9%至2021年第二季度的19.83亿元。快手小店作为平台的电商闭环项目,贡献的GMV已经从去年同期的66.4%,增长至90.7%。

虽然电商被视为快手的“第二增长曲线”,不过作为短视频平台要自建电商体系实属不易,面临着品控、供应链等多方面的问题。而且在电商整体规模接近2万亿元的体量中,快手的20亿营收多少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除了收入来源的多样化,快手还将拓展的目光瞄向了海外。海外拓展已经成为快手的核心战略之一。

据悉,快手出海产品主要包括面向南美市场的Kwai,主攻东南亚和南亚市场的Snack Video以及专注北美市场的Zynn。

不过坏消息是,在去年6月份上线、为北美量身打造的Zynn,不到一年时间,即因涉嫌存在抄袭、搬运行为而被迫在今年8月20日下架。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企业经营从来都不是百米冲刺,而是一场考验耐力的马拉松。希望对快手而言,这并非只是一句说说而已的“正确的废话”,而是回归到方法论,从长远的目标倒推回来,判断当下应该做出何种选择。

END

编辑:多金

图编:丘丘

图源: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