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车,一场事先张扬的战略事件——华为的PESTEL

07月20日

来源:经理人传媒旗下《经理人》杂志

受到外部政治因素(Political)及外部法律因素(Legal)重大影响的华为,需要为自己寻找新的增长级,这个增长极的地点和区域,首先应该也必然是在国内市场。

始于2018年及2019年的“涉车计划”,一度使得“华为造车”成为一个可信的事实。但是,其后,任正非的态度很明确,华为是“涉车”,而不是“造整车”。

基于国内的环境因素(Environmental),社会文化因素(Sociocultural),即使华为宣称要真的“造整车”,其实也没什么,顶多就是在汽车行业里再增加一个有力的“竞争者”。但是,华为并不想树敌,而是想用“信息与通信技术(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和行业企业做场景朋友。

通过这种技术因素(Technological)的赋能,意味着,华为既不和任何一家主机厂竞争,也不和任何一家现有的汽车供应商竞争。因此,在国内市场、汽车市场中,华为不会因为PESTEL所列各因素的综合问题,对自己产生不利的发展障碍。

当然,华为的核心问题,仍然需要在自己最痛苦的芯片短板上,继续努力解决,不过,目前还无法给出预期。

但,正如任正非所说的:华为短期要解决生产连续性问题,长期要敢于牵引发展方向。

* 本版内容中的《华为不造车的“逻辑”》《要造芯片,钱要砸给科学家》两篇源于作者余胜海所著《任正非讲给华为人的100个故事》,原题分别为《华为不造车》和《造芯片光砸钱不行》。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适度修编。作者余胜海追踪、采访和研究华为23年,系国内对华为鲜有的见证者和记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