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北学生抢着去?又一个风口行业要凉了

08月19日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去年七月,深圳楼市一片火热,一共卖出去13407套二手房,卖房的财富自由、买房的身价暴涨,整个交易链条上洋溢着各种欢声笑语。

可一年之后,整个市场迅速陷入了冰封。

从年初到七月底,全国总共出台了352次针对地产的政策调控。面对着空前的调控力度,曾经房价最为瞩目的深圳再也不敢冒头,交易量更是一片惨淡。

2021年7月深圳二手房交易量为2557套,同比暴跌79%。考虑到愈发严苛的楼市调控和信贷政策,这个数据恐怕还得再跌上个一年半载。

逼得实在没办法了,有的业主直接把挂牌价降了几十万、上百万,甚至甘愿让自己的房子上法拍平台露露脸——“宁愿法拍也不愿意降价卖”。

相比头大的业主,收入更依赖二手房交易的中介更惨。

眼看着行情不好,行业中“跑得最快”的一群人立马动作了起来。最近两个月,深圳就有超过3000个中介不干这行了。

前几天,深圳房地产中介协会搞了个抽样调查。

在他们收回来的问卷里,已经有104家中介门店办理了工商注销、还有220间中介门店已经关门歇业。按照抽样的比例反推,那么全深圳关店的房产中介不会少于500家。

说起来,一般干中介的都想得比较开。

搞教育的还能在“双减”的压力下顶几句嘴,比如讲一些传道授业解惑、帮家长解决后顾之类的废话。但搞中介可从来都不这么虚伪,赚钱的时候就干、不赚钱的时候就跑。

为啥呢?主要是因为这行当名声太差,干这个就为挣钱。

像这种靠信息差赚钱的行当,古代叫牙商、近代叫掮客,多数人的印象里,这些人所谓的职业操守往往是靠不住的。

尤其是在礼崩乐坏的年代里,赚多赚少更是全凭自己心情,据说徐志摩就靠着自己在文坛的人脉干过一段时间这个——

以当时的行情来看,房屋买卖的佣金大概是2.5%,而田地买卖的佣金则高达5%,只要单子不断、那财源自然是滚滚而来。

等到了建国后,这群人消停了挺长时间。

房子的分配归到组织,这个行当慢慢就没落了下来,一直等到八九十年代福利分房逐步取消之后才缓过神来。

当时的情况有点复杂,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乱”。

一般的企业家、大老板进去多少都沾点经济犯罪的边,搞中介的倒好、直接就是“涉黑”。当年北京中大恒基老板出事,就是因为寻衅滋事和敲诈勒索,最后被判了整整八年。

领头的尚且如此,手底下的人更是不能免俗。

甭管是买房还是租房,坑蒙拐骗的下作手段多了去了。什么低买高卖、欺行霸市、强买强卖那都是小意思,要不是后来监管下大气力整治过,差点都能重新拍部古惑仔了。

在当时一大堆被坑过的“北漂”里,有个叫左晖的人比较执拗。

按照他的想法,中介这门生意并没有原罪。只要在信息透明上做足功夫,房地产中介也是大有可为的,最起码能赚点干净钱。

2001年,全中国第一家链家门店在北京甜水园开业。抛开现在的情况不谈,当时把“透明交易、签三方约、不吃差价”挂在嘴边的链家的确是一股清流。

很多人说看不懂中国的房价,其实中介自己也不懂。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整个行业也没几个人去跟财大气粗的开发商抢生意,大家都十分默契地选择了“屈居幕后”赚个辛苦钱,也就是佣金。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种独特的盈利模式等于把自己捆上了房价的大船。

不过随着近年来房价不断上涨,中介的日子也越发滋润了起来。

按照百分之几的抽佣比例来算,动辄几百万的房子往往意味着不菲的现金提成,假如你有幸经手一套“豪宅”,提成更是直接六位数起步。

不仅“毛利”高,关键市场也不小。

根据贝壳研究院发布的调查数据,2016年、2017年全国的二手房交易量分别为506和421万套,就算是在调控日益严苛的2018年,这个数据也足有420万套之多。

在人人都想赚快钱的年代,这样的风口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一开始,还只是些野心勃勃的草莽英雄入行,等到了后来,越来越多的本科生也加入了进来。2018年还有84%的房产经纪人学历在专科以下,现在不仅本科生越来越多,连清北毕业生都未能免俗。

就在去年,链家在网站上搞了个所谓的“双一流高校”经纪人名单。里面硕士博士一抓一大把,不乏北大清华的毕业生。

对了,这个行业里也出现了不少真正的富豪。

比如我爱我家就在2018年借壳昆百大A登陆A股,而链家也“化身”贝壳在2020年赴美股上市,巅峰时期市值直逼600亿美元,差点又推出来一个全新的地产首富。

不过在赚钱的同时,行业的发展倒是没太跟上。

最广为人诟病的,就是和高佣金不相匹配的人员素质了。早些年蛮荒时代的那点坑蒙拐骗的烂事就不提了,咱们光说2010年以后的——

2014年,气势汹汹过江龙就跟地头蛇打过群架。当时为了抢地盘,50多个链家经纪人跟8位中原地产经纪人起了冲突,一天之内连打了3场,据说起因就是俩公司抢房源。

2018年,泸州又有两家相隔不远的房产中介搞了次十余人参与的当街互殴,据说等民警到现场的时候,这些人还“不舍得”停手。这回是抢啥呢?抢业主、抢钥匙,说白了就是抢生意。

打架也就算了,关键这群人还“兼职”炒房。

随着中介话语权越来越大,编编价格、改改数据那都是信手拈来的小儿科,更绝的是通过操纵房源影响交易,今天吹涨价、明天吹学区、后天吹货币政策,贩卖起焦虑比成功学还厉害。

北京前不久打击学区房,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学区房价格涨得太快、太高了,一个月涨20%,600万的房子一晚上涨10%的比比皆是,背后是一堆赶着上船的家长,家长为啥这么焦虑呢?

很多人是被中介催的,渲染教育前景、制造抢购恐慌,其中不少宣传点,完全政治不正确,但他们不管这些。

等到业主贷了款、签了合同,后面的事情就跟他们没关系了——现在都是法治社会里,白纸黑字摆在那里,你还能说他强买强卖不成?

不过如今形势不同,很多过去的老路子都玩不通了。

比如在上个月,就有俩我爱我家的经纪人被刑拘,这俩人不仅盯着“学区”搞事,关键赚了钱还甩锅,确实是有点说不过去。

而之前血拼学区房的不少家长已经在挥泪大甩卖了。

如果再算上针对结婚离婚、上学落户、以及房贷等方方面面收紧的口子和新打的补丁,二手房市场的寒冬恐怕还得持续下去,光看贝壳的股价就知道了,公司市值最高的时候940多亿美元,只过了九个月,现在只剩了223亿,跌幅超过75%,市值蒸发超过7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500亿。

照这个趋势来看,中介尾随地产市场回归到常态是大势所趋,靠虚假房源、制造恐慌之类坑蒙拐骗的手段越来越难以为继,还是得花心思提升下服务质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