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负债!亿万富豪沦落到做带货主播!

07月10日

视频里是一个瘦小的老头。

他的头发灰白,眼神浑浊,眉毛紧锁,着一身普通的黑色卫衣,双手拘谨地放在胸前。

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走在人堆里都会被淹没的男人,竟然曾是名震一时的亿万富豪。

“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缺钱”

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做葛伟。

他成为亿万富翁的经历十分刺激而疯狂:

在报社时,葛伟率领手下40多号人全国跑广告,在海口、深圳、广州、重庆飞来飞去,一年就有几百万的进帐。

要知道,这是上个世纪80年代,能够做万元户已经很了不起了,况且葛伟这种百万元户!

赚到人生第一桶金之后,葛伟马不停蹄地开启了人生的真正事业——炒房

广东番禺、海南海口、广西北海……但凡哪里房地产火爆,葛伟就上哪儿炒。

1996年,他听说重庆要成立直辖市。敏锐的商业思维让他断定重庆要发达了,即刻打道回府,在渝北区炒地,最终大赚一笔——一摞摞百元大钞就如同雪花般“扑啦啦”飞入葛伟的口袋。

最辉煌的时候,他的身家高达5个亿。

这让他形成了一种错觉:只要眼光准,胆子大,挣钱根本不难。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缺钱。

400多一晚的深圳酒店,他一住就是一个月;去商场买衣服,3000多的皮尔卡丹皮带,他一口价不还。他游走于生意场中,一场酒局可以喝到天明,劝酒声,碰杯声,不绝于耳,嘈杂热闹。

(意气风发的葛伟)

正是“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葛伟还在重庆买了套700多平米的独栋别墅,配了独立泳池、桑拿房、家庭影院和5个保姆。

每到夏天暴风雨来临,他就站在庭院,赤裸上身,闭上眼睛,感受着“哗啦啦”的狂风暴雨。他觉得这是一种极致的浪漫。

那时的葛伟尚不知,命运的灾难,正在前方翘首以待。

全世界最蠢的商人

1999年底,葛伟在重庆主城九龙坡区看中了一块地。这块地拥有230亩波光荡漾的湖面,啄鱼的白鹭,和挂满柑橘的果树,实在是建造人间仙境的不二之选。

于是葛伟买下湖边150亩地,建了104栋独栋别墅,命名为“西郊庄园”。

然而这正是噩梦的开始。

西郊庄园因为地处偏远,堵车严重,销售缓慢,现金流十分糟糕。

但是葛伟十分自信,他坚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没多久他又开始进行下一期项目的开发,并从2004年开始向银行贷款,500万,1000万,到最后5000万,还开始向个人借款。

公司资金链越来越吃紧。此时如果葛伟壮士断腕,将西郊庄园降价促销,尚有1个亿的赚头,不仅能保持公司稳定健康的现金流,还能继续投入开发。

但葛伟却不愿意。他认为独栋别墅升值空间大,非常有市场。

有一次,一位客户出400万买房,葛伟硬要卖408万。最后交易泡汤。

这让葛伟悔不当初:“现在算来,400万的贷款,我3年银行支付利息至少180万,我还不如早点300万就把别墅卖掉。我真是全世界最蠢的商人,最奇葩的商人!”

(因为投资西郊庄园失败,葛伟直言“撒尿都不朝房子的方向”。)

早年间的疯狂炒房经历让葛伟坚信“赌”才是做生意的核心。他忽略了基本的商业规律,没有考虑到健康的现金流才是最重要的。

很快,葛伟的债务犹如雪球版越滚越大,涉及5家银行、3家贷款机构和38个人,总金额达3.7个亿。他每天都要平摊15万元利息,一年承担近5000万元的利息。

葛伟终于不堪重负……

2014年7月24日,葛伟清楚地记得那一天。

办公室里挤满了前来催息的贷款人员,气氛十分凝重。他环视周围,沉默良久,最终木然地说出了一句话:

“的确没钱了,再也想不到办法抓钱了。”

只听得“嗤”地一声,贷款人员手指上夹着的香烟熄灭了,神情冷酷。

公司停息,资金链彻底断裂。而葛伟也走上了痛苦的破产之路。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随后的四年里,葛伟官司缠身,面临着26起诉讼。隔三差五,他就会接到公、检、法、税务的电话,90%的抵押资产都被拍卖,家产一夜散尽。

这还不是最让葛伟害怕的。最可怕的是债权人的讨债。

有人带匕首来要与他同归于尽,有人拍桌暴怒,有人威胁跳楼自杀……

葛伟至今都还记得,一个债权人催钱心切用指关节猛敲大理石茶几的声音。

“咚咚咚!”这声音犹如刀子般刺入他的心,痛到让他夜不能寐。

葛伟形容这个过程犹如凌迟:“凌迟死,不如一枪毙命!”

不久,葛伟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他开始吃安眠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跑到大马路上散步。深夜没有催债电话,只有萧瑟的凉风。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有一点安全感。

那段时间,葛伟倚靠在高楼阳台栏杆时,都会强烈地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自杀。他害怕自己的纵身一跃,只会给这个世界留下耻笑和骂名。

最让葛伟痛苦的莫过于朋友和家人的离去。

2015年,他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了“老赖”,朋友都对他避之不及。葛伟想约朋友出来喝喝茶,吃吃饭,他们总是推脱道“我这一周都很忙……”

什么是人情冷暖,葛伟终于见识到了。

巨大的债务,无尽的官司,也让他的妻子精神崩溃,最终与他离婚。这个绝望的事实,葛伟过了半年多才回过神来。

离婚后的那年除夕夜,葛伟带着女儿第一次包着饺子,结果饺子难以下口。

一片蒸腾的热气里,葛伟恍惚回忆起往昔——一家人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吃着保姆做好的饺子。哪里会像现在这般落魄?

想着想着,葛伟一夜白了头。

“一夜白发,我原认为只是书中才有。

如今,我胡子都白了,才知道‘相由心生’是真的。”葛伟的话中全是无奈和凄凉。

认输可以,服气不可能!

身为商人,葛伟依然有着东山再起的强烈欲望。在他看来,找回失去的尊严,比什么都重要。

“认输可以,服气不可能!”他在自白中这样写道。

于是他后来又做了两个互联网项目。然而时代变了,今天的商业世界早已不是过去那个江湖。

成千上万的钱“轰”地一声砸进去,瞬间就化为泡沫。房地产商人葛伟终究还是败在了这两个互联网项目里。

2019年底,葛伟完成了破产清算。如今的他,还剩余1.2亿的私人债务。按照他的说法,破产清算后本可以不用还这笔钱,但他还是希望能把钱还上。

可是如今的他,没钱没人脉,能干嘛?

罗永浩成了葛伟的学习对象。这个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创业者,不也是靠自己还了整整4个亿吗?

于是葛伟也踏入了罗永浩所在的领域——直播带货。

去年4月,葛伟在社交平台注册账号,开始接触直播带货。

他先是给自己立了个人设——一个失败的商人,并在直播间背后写上“做还债英雄,建守信社会”。

在社交媒体上,成功的富豪常有,失败的商人却少见。这个人设格外有戏剧性,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网友的注意。

然后做差异化内容输出——别的主播都在讲述成功经验,葛伟则是在教别人如何避免失败,用自己的经验给他人提供帮助。

去年双11期间葛伟还曾做客淘宝的直播间,凭借过往的创业经验,向大家推荐了阿里拍卖平台里的好几款标的物和优质股权拍卖。

直播间里,葛伟总是不疾不徐地回答着网友的问题,声音沉着有力。

一个又一个提问蹦了出来,如同利箭般“嗖”地一下,刺痛葛伟的内心。

有网友辱骂他:“你有点不要脸!”

有人讥讽他道:“你就是失败的典型。”

葛伟沉默了会儿,随即目光如炬,说道:“褚时健74岁出狱种广柑,我死个锤子!”

一字一句,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成千上万的恶意汹涌袭来又如何?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凭借自己的努力,葛伟成功收获了30万粉丝,也靠着带货逐渐消减着自己的债务。

结语

从负债几亿成为“老赖”,到57岁还在做带货主播,葛伟的经历告诉我们:在人生终局之前,只有努力方能有机会。

纵使葛伟穷途末路了,陷入人生的死循环,纵使他总是背水一战,他始终坚信:做有两种结果,不做只有一种。

与其为了昨天唉声叹气,不如为了明天砥砺前行!

《长安十二时辰》里说得好:“这世上,存在着那么一点人,他们特别懂得站在高山望深渊,坠入深渊识攀爬。 人,活得不是一个点,人活起伏。”

让我们祝福葛伟,愿他能用他的努力和勇敢,重新迎来光芒万丈的人生征程。

人生路上,只要前行不退,总有柳暗花明的一天,不是么?

作者: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