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立案调查仁东控股:复杂业务模式惹几把火上身15亿元借款担保浑然不知?

07月15日

《电鳗快报》 文/李万钧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7月15日晚间,仁东控股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因该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电鳗快报》研究发现,从此前的业绩亏损、并购事项、股东减持、股东持股被司法拍卖等信息来看,仁东控股注定要出大事。而此前该公司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信息,透露出本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些许端倪。

复杂业务模式到处“惹火”

仁东控股具有五大业务,其中以供应链和第三方支付为核心,还有延伸的保理业务、小额贷款业务和融资租赁业务。

2020年,该公司巨额亏损。据披露,该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21.30亿元,同比增长16.36%,扣除后的营业收入为21.12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3.74亿元、扣非后净利润-4.03亿元。其中,供应链业务实现营业收入8.69亿元,同比增长47.16%;第三方支付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1.90亿元,同比增长7.82%;保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0.20亿元,同比下降49.57%;小额贷款业务实现营业收入0.21亿元,同比增长107.49%;融资租赁业务实现营业收入0.21亿元,同比增长39.47%。

深交所要求该公司根据各项业务的详细情况尽心核查,说明其是否合规。

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简称“中兴财”)在对交易所的回复中表示,执行了必要的审计程序,获取了充分的审计证据,未见仁东控股收入存在不合规的情形。

但《电鳗快报》注意到,所涉及的相关事项,仍被深交所独立提出核查要求。

其中,第三方支付业务主要涉及到备用金账户管理的合规性。

仁东控股的第三方支付业务主要通过孙公司广东合利宝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开展,实现营业收入11.90亿元,其他流动负债-第三方支付业务代垫款项期末余额35.25亿元,同比增长251%;其他流动负债-第三方支付业务结存客户备付金-19.30亿元,同比变动-877%。

其二是借款逾期问题,该事项的合规披露是重点。年报显示,仁东控股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总额为3.59亿元,已逾期未偿还的长期借款总额2.2亿元;货币资金期末余额18.36亿元,同比增长28%,其中其他货币资金期末余额17.73亿元。此外,2020年该公司实现利息收入614.76万元,同比增长77%;利息支出5196万元,同比增长68%。

中兴财称,通过执行核查程序以及取得的审计证据,认为仁东控股的货币资金除了17.83亿元受限资金外,不存在其他限制性安排,不存在与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或其他协议约定等情形,利息收入与货币资金规模匹配。

不过,对深交所问询中要求说明的“债务逾期事项是否已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问题,中兴财的核查结果未回应。

此外,问询函及对问询函的回复中还涉及参股公司蔚洁科技的补偿事项、2020年计提减值准备2.37亿元事项,中兴财也进行了核查,均为合规。

但涉及到的15亿元金融借款担保事项和收购广东合利90%股权事项,颇值得“琢磨”一番。

对15亿元借款及利息担保一无所知?

2020年7月6日,据仁东控股《关于公司涉及相关诉讼的公告》披露,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潞城农商行”)认购了大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设立的“大业信托·盛鑫17号单一资金信托合同”,认购金额壹拾伍亿元整,资管计划的实际投向为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

潞城农商行提供了仁东控股出具的《担保函》,《担保函》显示仁东控股为上述资管计划的投资本金壹拾伍亿元整、年化8.5%的投资收益等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由于大业信托·盛鑫17号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到期,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未能偿还贷款本息,潞城农商行发起诉讼,要求仁东控股及原控股股东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就上述贷款的本金、利息及违约金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仁东控股则表示,不知悉上述金融借款合同及担保事项,诉讼资料中提及的债务人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并非仁东控股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与仁东控股没有任何股权或其他控制关系及交易往来。仁东控股和时任法人代表于2020年7月6日向公司所在地浙江省诸暨市公安报案,请求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中兴财核查并回复深交所称,就上述事项已执行了必要的审计程序,获取了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审计证据不能证明该事项与仁东控股有直接关系,对仁东控股2020年财务报表不会产生重要影响,不具有广泛性,故未将该诉讼事项作为关键审计事项。

从15亿元借款及担保事件的整个过程看,颇多蹊跷之初,背后有何秘密,仁东控股有没有隐瞒未披露事项?

收购广东合利90%股权“故事”讲不完

这个收购故事已经5年了,但还没有讲利索。

据披露,2016年仁东控股收购广东合利90%股权时确认商誉11.94亿元,2020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为1.04亿元,累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亿元,商誉账面余额8.94亿元,占仁东控股净资产的173%。

深交所对相关商誉减值进行了详细问询。中兴财在回复中表示:执行了充分、必要的审计程序,获取了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关注了仁东控股确定的减值测试方法与模型、不同年份差异化折现率的恰当性,并聘请内部专家对商誉减值的有关事项进行充分复核,在审计工作底稿中详细记录应对措施的实施情况。

这样的表述显然没有说透,不过显然是“有情况”。

截至目前,仁东控股已然没有支付完收购广东合利90%股权的款项,而如上所述,这家公司已经商誉减值3亿元了。

根据仁东控股6月30日披露的关于重大资产购买重组事项实施进展情况,该公司需要向交易对手方张军红支付14亿元现金,并陆续进行款项支付。但截至6月30日,仁东控股还有剩余交易款9641.33万元,尚未向张军红支付。

此项交易中,除了已经披露的情况,是否有应披露而未披露事项?为何尾款未付?商誉减值又该由谁来负担?交易本身是否合理?

《电鳗快报》将持续关注仁东控股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