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邦证券的“成人礼”搞砸了?

07月15日

作者:橘颂

来源:GPLP犀牛财经

被辅导4年后,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德邦证券”)却主动放弃了。

7月6日,上海证监局官网发布公告称,海通证券终止了对德邦证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工作。而在公告中,海通证券表示,终止辅导的原因是德邦证券决定终止原定的股票发行上市计划。

但据媒体披露,德邦证券相关人员否认了这一说法,表示终止辅导的真正原因是德邦证券将更换新的辅导机构和承销商。

德邦证券成立于2003年,2021年是其成立的第18年。此次终止辅导公告发布后,许多人戏称这是德邦证券“成年”后的第一次磨练。

这也就是意味着,德邦证券的首次成人礼出师不利,俗话说,搞砸了。

身陷“五洋债”困局

事实上,近年来德邦证券的日子确实并不好过。

“五洋债”案是德邦证券绕不过的阴影。

2015年,五洋建设发行了“15五洋债”“15五洋02”两只公司债,而德邦证券正是五洋建设债券的主承销商与债券受托管理人。

德邦证券遇到了危机,2016年,德邦证券发布报告称,五洋建设于2016年12月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但五洋建设并未就有关情况进行披露。

到了2017年,上述情况进一步恶化。2017年8月,五洋建设发布公告称,其发行的“15五洋债”无法按时兑付本息,“五洋债”自此出现违约,债务危机随之暴发,数百名散户及机构投资者被套,涉及资金规模达到了13.6亿元。

德邦证券的“噩梦”由此开始。

2018年9月,因涉嫌在五洋建设债券承销过程中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起了对德邦证券的调查。

次年,德邦证券因未充分核查五洋建设应收账款问题、未对投资性房地产充分履行核查程序以及未将沈阳五洲公司投资性房地产出售问题写入核查意见,遭到了中国证监会的处罚。

而随着“五洋债”案情的逐渐明晰,利益受损的投资者们也开始行动。2019年,400余名投资者状告五洋建设及德邦证券、大信会计、锦天城律所、大公国际等相关机构和人员,共索赔7.4亿元。

2020年12月31日,这桩公司债券欺诈发行案在杭州中院一审宣判,德邦证券被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德邦证券认为,一审适用法律错误,且其不存在连带责任,一审认定其在五洋债发行过程中未勤勉尽职没有依据,原告自身也存在过错,因此其将继续上诉。

有业内人士称,如果二审结果仍对德邦证券不利,则其IPO计划很有可能受到不利影响,终止IPO也许并不是一句空谈。

虽然“五洋债”案还没有最终尘埃落定,但德邦证券已经为它的过错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五洋债”案暴发后,德邦证券的债券承销业务收入大幅下滑,2017年,德邦证券的债券主承销家数为134家,债券主承销佣金收入排名第3位。但到了2020年,其债券主承销佣金收入排名已降至第61位。

更重要的是,德邦证券债券承销业务冲击高端的愿望就此梦碎。

在2017年报中,德邦证券野心勃勃地表示,其债券项目质量有了显著的提升,2017年,其完成的项目以企业债为主,低资质的私募公司债占比越来越小。但到了2018年后,其债券发行类型又变回了以公司债为主、企业债为辅。

但德邦证券的困局还不止于此。

错失线上机会 经纪业务处境艰难

经纪业务可以说是券商最基础的业务之一,但在这方面,德邦证券的表现平平。

可以说,自2015年后,德邦证券的经纪业务是“一年不如一年”。

德邦证券年报显示,2015年至2017年,经纪业务代理买卖证券交易总额由8886.53亿元下降至了2926.21亿元。

同期,德邦证券的市占率也由1.69‰下降至了1.27‰。

2018年,德邦证券经纪业务的处境愈发危急。其经纪业务代理买卖证券交易总额1年间下滑了31.76%,总额已不足2000亿元。

德邦证券经纪业务的处境艰难,根源在其没能把握住线上业务发展的大潮。

2018年前后,各大券商不但在线下跑马圈地,加快布局网点,而且其线上业务也发展迅速。线下的规模效应和线上互联网技术和流量的冲击,让券商经纪业务的竞争愈发激烈。

而德邦证券没能把握住这一切。德邦证券在2018年报中曾痛心疾首地表示,一直以来,其网点建设发展缓慢,且未能成功抓住互联网契机、享受线上红利。因此,在市场整体交易量不断扩大的环境下,其市场份额却进一步萎缩。

2018年后,德邦证券对经纪业务进行了改革升级,一边拓展线下销售渠道,一边发展线上业务进行引流。同时,其在传统经纪业务外,推出了包括股票、指数、债券、基金、期权、另类投资等在内的多种场内场外产品,以期获得客户的青睐。

在一系列动作之下,2019年至2020年,德邦证券经纪业务代理买卖证券交易总额不断回暖,分别同比增长了31.15%和53.83%。

但这种回升是建立资本市场改革、市场交易活跃,全行业代理买卖证券业务收入大幅增长的基础上的。

2019年至2020年,德邦证券经纪业务的市占率分别为1.00‰和0.97‰,呈持续萎缩趋势。同2015年相比,其2020年经纪业务的市占率已经接近“腰斩”。

2015年至今,德邦证券在经纪业务方面可谓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在其他券商“跑马圈地”的同时,德邦证券没有及时调整策略拓展规模、拥抱互联网,等待它的只能是竞争对手的鲸吞蚕食。

到最后,即使德邦证券后知后觉做出了改变,其经纪业务也已经积重难返了。

与蚂蚁金服“分手” ABS业务遇瓶颈

除了经纪业务外,德邦证券的IPO承销项目发展也缓慢。

就IPO承销项目而言,德邦证券竞争力远逊于于头部券商。2020年报显示,德邦证券全年完成股权主承销项目 5 单,其中IPO项目2单,定增项目2单,可转债项目1单。

与之相比,2020年,中信证券完成A股主承销项目158单,市占率为18.94%,排名市场第一。其中,IPO主承销项目39单,再融资主承销项目119单。

但德邦证券也曾闯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其曾在ABS业务,也就是资产证券化业务上一枝独秀。

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德邦证券的ABS发行业务达到顶峰。当年,德邦证券发行ABS项目共106只,在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上,均居于行业首位。

德邦证券ABS业务的高速发展,与其承销了大量蚂蚁金服的花呗、借呗ABS项目是分不开的。

然而,德邦证券和蚂蚁金服的合作远不止于业务。

在查看德邦证券的股权穿透图时,GPLP犀牛财经发现,作为“复星系”旗下企业,德邦证券的实控人是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众所周知,马云和郭广昌是多年密友,广有合作。网商银行就是由复星和蚂蚁金服共同出资设立的。

2015年11月,蚂蚁金服在官方微博称,其将入股德邦证券,这一合作正在等待监管部门批准。但遗憾的是,到了2017年,这次收购也没有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蚂蚁金服终究没有得到其心心念念的券商牌照。

与蚂蚁金服分道扬镳后,德邦证券的ABS承销业务似乎陷入了瓶颈。

2017年后,德邦证券承销的ABS项目数量和规模逐年下滑。2018年至2020年,德邦证券承销的ABS项目分别为41只、24只和18只,发行规模分别为729.83亿元、324.19亿元和216.95亿元。

到了2020年,德邦证券承销ABS项目数的排名已降至第16名,而同年第1名的中信证券共承销了189个ABS项目,超过德邦证券承销数的10倍。

雪上加霜的是,2021年5月,上交所公司债券项目信息平台显示,蚂蚁花呗和借呗共计180亿元的ABS项目已经终止。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自从蚂蚁集团上市失败后,德邦证券的ABS项目承销业务进一步遭受打击,除了存量业务外,新增业务已经比较少了。

但德邦证券显然不准备坐以待毙。

2020年,德邦证券将资管业务独立出来,成立了德邦资管,业务包括集合计划、资产证券化和定向理财。据称,德邦资管成立后,大量扩充了人员储备。德邦证券能否借资管业务涅槃重生,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只是,如今,“成人礼”不顺的德邦证券面对成人的世界,日子也开始灰暗起来。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