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水股份271亿净亏,揭露明天系掏空资产疯狂程度

07月11日

作者 | 花朵财经研究院

明天系喜欢掏空的,是自己家旗下的公司。

1月25日傍晚,明天系旗下的上市公司西水股份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公告表示公司预计 2020 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87.36 亿元左右;公司预计 2020 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 -271.23 亿元左右。

预亏的主要原因是本期上半年天安财险对投资资产计提大额减值,以及自 2020 年 7 月 17 日起不再将天安财险纳入合并范围,对天安财险会计核算方法由长期股权投资转换为金融工具核算所致。

看看这个预告,胆小的投资者估计就要吓尿了,乖乖,一个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也不到50亿元,但一个年度亏损起来就敢达到87亿。

而明天系旗下所有金融机构亏损,几乎都指向了大股东违规占款,掏空金融机构!

「 1 」

为什么亏损如此之多?

关于西水股份的亏损,几乎已经不算什么新闻,就是因为西水股份旗下子公司天安财险买了新时代信托的产品“新时代信托蓝海信托计划”,而这些信托计划到期未能兑付。

2020年9月5日,西水股份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天安财险认购的新时代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时代信托”)作为受托人发行的“新时代信托蓝海信托计划”共计 28 笔,合计投资本金 284.44亿元。

2020年 9 月 4 日,公司接到子公司天安财险通知,上述新时代信托计划中于 2020 年 9 月 3 日到期的“新时代信托蓝海 1274 号”信托计划投资本金为 12.5亿元,到期利息为 0.62 亿元,本息合计 13.12 亿元,截至 9 月 3 日末天安财险未收到上述信托计划的本金和投资收益。截至本公告日,天安财险到期且未收到投资本金和收益的新时代信托产品共有 16 笔、合计投资本金 184 亿元。

好家伙,天安财险从一个信托公司就投资 284亿元,并且有184亿无法兑付,这真是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

而天安财险亏上数百亿,西水股份也受其拖累。2020年的报告显示,西水股份作为投资控股型公司,主要通过控股子公司从事保险、贸易、投资管理等业务,其中控股子公司天安财险从事的保险业务收入占到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 90%以上,成为本公司的核心业务,天安财险成为本公司重要核心子公司。据公开信息,西水股份持有天安财险50%的资产。

也就是说,西水股份的最主要业务是天安财险,天安财险亏损如此严重,西水股份难以独善其身。

天安财险对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相关投资资产进行减值测试,计提相应减值577.45亿元。

一位信托专业人士告诉花朵财经,此前信托业一直在设资金池,并放大交易规模,导致到期无法兑付。

现在尚不清楚新时代信托是无力兑付,还是因为被接管,兑付需要时间。但无论如何,被接管,则说明了新时代信托存在问题的可能性非常大。

去年7月17日,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两家信托机构被银保监会依法接管。接管以后需要债权人需根据新时代信托和新华信托指定的时间和方式,对债权进行登记。接管组将对债权进行核对并确认。而后再进行兑付,这个过程需要时间。截至2020年年底,信托仍没有兑付,不知道将来能否兑付。

但天安财险将未兑付的信托做成亏损,不排除有将利空出尽的心态。但官方对外表示,新时代信托存在大股东占款的情形。

「 2 」

大股东占款

有媒体报道,明天系涉及自融,以新时代信托发行的“蓝海90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行于2017年3月,规模约7600万元,信托资金用于包头广通达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包头广通达”),包头市实创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包头实创经济”)用包商银行427.2万股股权质押给新时代信托,保管人为包商银行包头分行。

包头广通达的大股东为包头市实创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而包头市实创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两家股东正是明天控股有限公司和肖卫华(系肖建华的堂弟),而该产品以包商银行的股权作为质押。

从这可以看出,明天系实际是用信托为自己旗下公司融资 。

而更为可怕的是,明天系用包商银行的股权作抵押,现在包商银行提起破产重整,抵押物资产严重不足,也不可能将抵押物拍卖。天安财险有可能血本无归。

目前新时代信托已经被监管,公开信息显示,天安财险和新时代信托,因为大股东明天集团违规占款,资不抵债;所以被监管。

由此可见,天安财险不但无法通过抵押物拍卖收回成本,而新时代信托也因为大股东占款甚至被掏空,无法收回投资 。

目前,随着明天系各种问题被曝出,旗下金融机构也逐渐被相关部门监管。被接管的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国盛期货。明天系面临系统性崩塌。

「 3 」

财富搬运工肖建华

目前,天安财险尚未对外表示要破产重整等信息,而明天系旗下另一重要资产包商银行已经明确破产重整。

2019年5月24日,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联合接管。

媒体报道称随后经过调查发现,2005年至2019年的15年里,“明天系”通过注册209家空壳公司,以347笔借款的方式套取信贷资金,形成的占款高达1560亿元,且全部成了不良贷款,仅利息就达到上百亿元。这导致包商银行出现严重的信用风险,若没有公共资金的介入,理论上一般债权人的受偿率将低于60%。2018年包商银行总资产仅5508亿元。可见明天系占用的资金数据之大。

此事引起业界轰动,没想到包商银行的窟窿如此之大。随着明天系多家金融机构被监管,更多公司的问题将会被逐渐揭露出来。

现在根据官方说法,不但包商银行涉及占款,那么信托,保险等都存在违规占款的情形。

如天安财险的资产购买了新时代的信托,新时代将出售信托产品获得的资金用于明天系自己的公司运营。

明天系通过庞大而复杂的关系网络,占用金融资,将金融资产投到其他公司里,是否给整个集团带来良好的效益,还是只肥个人?目前未见官方说法。

而这些公司均被指存在各种问题。主要是大股东掏空严重。此前,曾有人讲,明天系旗下一家保险公司高管开会时说北京的别墅三四千万,好便宜,大家都去买。

这真让人瞪目结舌,三四千万是绝大多数工薪阶层穷其一生无法达到的收入,而这家保险公司的高管为却能够轻而易举地实现。

明天系旗下上市公司的高管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钱财?资本市场观察人士曾在人民网撰文指出,明天系接手经营的公司大多黯然失色甚至一地鸡毛。明天系控制的ST明科正在滑向退市边缘,爱使股份主业匮乏,经营惨淡。

曾经辉煌无比的浙江租赁在其经手不到3年里竟然资不抵债……上市公司沦为少数投机者的提款机。明天系将资本运作到了极致,将本应属于公众的财富通过少数人内部控制转移出去。

据新财富统计,截至2017年6月底,明天系已经控参股44家金融公司,涉足银行、保险、信托、证券、基金、租赁、期货等,覆盖了金融业全部牌照,其控参股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高达3万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