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收购摩拜未申报,遭反垄断调查,王兴朋友圈高喊“共同富裕”

09月01日

今年的美团,真可以说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你大概没怎么在意过美团前不久收购了摩拜,但你一定听说过了,美团老板王兴为了“自证清白”,在朋友圈里高喊“共同富裕”。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一个素来注重形象和格调的企业创始人,如此近乎胡搅蛮缠的方式,强行蹭国家主旋律的热度,把美团和“共同富裕”联系到一起?

那当然是反垄断了。

美团未经过依法申请收购摩拜,被市场监管总局立案调查

阿里被反垄断罚了一百多亿,着实是让所有公司都吓怕了。

8月30日,美团发布公告称,今年4月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公司展开了反垄断调查,至今仍没有结束。然后一天还没过去,王兴就发了那样一条朋友圈,实在令人感慨万分。

不管美团交不交得起罚款,一旦被认定为存在垄断行为,本就身处多事之秋的美团,只怕要付出的代价,要远远超出阿里巴巴。

往前翻看关于美团的新闻就知道了,外卖员的社保问题还没有解决,“外包”的风波还没有完全平息。再加上前不久才在浙江金华和江苏淮安,因为“二选一”被饿了么告上法庭,最后以败诉收尾。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一次市场监管总局对美团启动反垄断调查,绝对是有的放矢。也非常有可能,美团将面临和阿里巴巴同等规格,甚至远超阿里的罚款金额。

而整件事情的起因,却很像是一场“意外”。

今年6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会同反垄断局和网监司,共同发布公告,要求哈啰、美团、青桔、怪兽、小电、街电、来电、搜电这8家共享消费企业,在期限内进行整改,严格执行明码标价等行为,规范市场价格和竞争行为。

原本只是在严查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两大行业,但很不幸的,美团在这两年内,早已经涉足其中。而且由于美团的体量是最大的,所以也受到了“重点照顾”。

于是,监管部门查出来了,在2018年4月份,美团在花费37亿美元的巨款收购摩拜单车时,并没有对相关的收购事宜,依法进行申报。

也可以说,是监管部门早就知道这个事情,只是选择现在爆出来而已。

这对于已经接受长达4个月反垄断调查的美团来说,毫无疑问是个非常雪上加霜的事情。

尤其是在2021年美团业绩疯狂下跌的关口。

美团上半年营收亏损82亿元,外卖平台活跃用户数量被饿了么反超

和反垄断调查进度一起公布的,还有美团今年上半年的财务报表。

不负众望,美团的业绩差得一塌糊涂。

2021年上半年,美团虽然营收807.8亿元,但却净亏损了82亿元。

与此同时,受到亏损和反垄断的双重打击,美团的股价不可避免地出现下跌。在8月30日当天,跌落至每股231港元的价格,相比于今年最高点451.4港元,蒸发了上万亿的市值。

致使美团亏损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想做的行业太多,成本也跟着水涨船高。根据不完全统计,美团这些年在外卖行业之外,已经拓展了200多个业务,而且大部分都还处在没有开始盈利的阶段。

可以说,美团主要赚钱的渠道还是外卖。

只是,照目前的趋势来看,美团外卖的前景也不是特别乐观。

虽然美团仍然占据了全国外卖市场超过65%的份额,但在每月活跃人数上,早已经被同行竞争者反超了。

是的,你没猜错,就是和美团一起,瓜分全国95%外卖市场份额的饿了么。根据公开数据,截止2020年3月份,美团外卖每月活跃用户数量为3744.57万人,而饿了么,则有7585.85万人。

而且从2017年1月份开始,饿了么的月活数量始终都是高于美团的。按照这个大趋势,以及两者之间越拉越远的数据差异,美团正在面临着被饿了么追平市场份额的危险。

一旦外卖的营收开始减少,美团就只能选择断臂求生,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要断多少条手臂,才能救美团于水火了。

如果这一次反垄断调查真的证实了美团的垄断行为,根据阿里巴巴的前车之鉴和反垄断法的条文规定,罚款金额将会是上年度综合营业金额的1%~10%。

也就是说,美团的行政处罚款,会在40亿元~120亿元人民币之间。

如此,也就很理解王兴为什么连那样“求生欲”极强的朋友圈都能发出来了。

一旦尘埃落定,美团或许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生死局面,到时候,可不是一两句朋友圈能救得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