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WeWork大败局,花31亿让创始人出局,接手烂摊子

07月12日

投资有时候不仅仅要凭借实力,还要些许运气。

过去两三年中,孙正义踩的雷比以往二十年还要多,本来想凭借着对Uber以及滴滴的投资快速完成对全球出行领域的包圆,但没想到的是Uber上市前问题多多,导致上市后估值大减。

这笔投资的“失败”,也让孙正义颇为恼火。

好在其创始人已经套现走人,Uber未来之路算比较稳定,今天Uber市值已经达到了958亿美元,孙正义多少还有一些浮盈。

除了Uber,这几年让孙正义头疼的还有他最看好的WeWork,在砸下104亿美元(约合673亿人民币)之后,WeWork不仅没能成功上市,在疫情叠加经营不善的影响下,WeWork差点走到了失败的边缘。

不得不说,有时候使劲地砸钱并不是一件好事,合格的创始人或许比项目本身更加重要。

在与WeWork僵持了一年多之后,近期软银与WeWork之间的爱恨情仇似乎有看来结果。

2月27日,有媒体报道,WeWork及联合创始人、前CEO亚当·诺伊曼已经与软银集团达成和解。届时,软银将彻底掌控WeWork,而诺伊曼也将拿一笔钱彻底离开公司(4.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1亿元)。

实际上,WeWork创始人诺伊曼与软银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创始人与投资人之间的矛盾也并非只有WeWork一家独有,之前ofo与投资人滴滴之间也存在着同样的矛盾。

ofo失败之后,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曾评价到,ofo的失败是因为一票否决权的结果。而WeWork问题同样也是如此。

据悉,WeWork采用的就是超级投票权制度,诺伊曼对反对意见就拥有一票否决权。

当然,在外界看来诺伊曼并不是一个相对“合格”的领导者,他的性格有一点偏激。有内部员工透露他时常会对员工大吼大叫,甚至有时候赤脚在街上行走。不仅如此,当公司在向上冲业绩的时候,他却在干着和工作无关的事情,比如冲浪等。除此之外,他还挪用公司的钱用在自己和家人的享受上。

其实外界对于WeWork这家公司一直都不太看好,很多人认为共享办公是一个伪命题,但孙正义一意孤行,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

诺伊曼的出格行为不仅仅是上述的问题,他拿着公司的钱乱投资也是软银所不能容忍的,在软银多次建议与诺伊曼多次拒绝下,孙正义的耐心也逐渐被消耗殆尽。

2019年8月,WeWork上市的失败将两者的矛盾彻底激化,原本还有470亿美元的估值,在招股书提交的那一刻,WeWork糟糕的财务状况,彻底将这家明星创业公司拍在了沙滩上。

其后,WeWork的估值不断下滑,最终估值仅有100亿美元至120亿美元之间,而孙正义一家就投资了104亿美元,也就是说孙正义账面亏损至少达到了60%,由此投资WeWork也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从去年开始,各种投资失利让软银不得不面对十年以来的首次亏损,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孙正义想到的第一个办法就是卖资产。去年三月软银出售了阿里、Uber约为2900亿元的股票,紧接着他又出售了美国第三大电信运营商T-Mobile 1.98亿股,价值约1437亿人民币。此外,他还以400亿美元的价格卖掉了Arm。

资金问题解决之后,软银现金储备达到了800亿美元,其股价也超涨了200%,达到了疫情以来的新高。

如今,软银终于腾出手来解决WeWork的问题。退一万步来讲,软银出钱让诺伊曼出局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对于孙正义来说,这也是一个宝贵的教训,投资出阿里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有时候看准某一个人,他不一定能带来超额的回报。